苍翠年华

边看边想《虚伪爱情》

        这个标题充满了浓浓的flag感[陷入沉思]。

        高考完果然还是想吃糖,史密斯夫妇的设定也很喜欢ww日常向轻松欢乐,于是我一头扎进了坑。

        开头节奏紧张,几段之后跳为欢脱,禁不住哈哈哈的同时意思意思心疼一下被逼婚的青年有为人士,不过总觉得,既然是被王妈妈挑选出来的,身份应该相当[试图猜测]。

         仓鼠一样的肖队真可爱hhh不过这种腼腆紧张的样子绝对是在演戏!王队也是很可怜了,交了一堆损友,搞得人设都崩掉了还银行卡余额清零,太惨了[摇头叹息.jpg]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次见面终于回归正常了,两个人相谈甚欢,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三见钟情,再四舍五入一下就是结婚![buni]主子和人一模一样,想养ヾ(@^▽^@)ノ

        “一丝不苟的年轻律师”,又是小肖的朋友,好了新杰没跑了,这么多条款肯定没人去听……好期待他们被坑啊,我一定是个假粉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沼跃喻早已看穿一切→少数知道真相的人总是在看戏。互相都吐槽对方的刀功,GLORY的同事好有默契啊,比试有种微妙的……闺蜜团为难男朋友的感觉[顶锅盖逃]。新杰真是难得误解,黑社会什么的……为韩队点个蜡√然而厨艺这么好真是反差萌。新杰无意间预言了!找个厨艺好的,你家隔壁不就是嘛。

         肖队也太嗜甜了吧,为杰西卡的味蕾默哀三秒钟[望天]新杰一本正经地吐槽,太过分了!友尽吧,双向友尽。

         特工们真是不容易,为了完成任务连厨艺都逼出来了,必须给叶修点三十二个赞!不然哪来的这么好吃的糕点,虽然我也吃不到哭唧唧。

        时钦这是迁怒,一定是!继特勤部出差之后,研究所也开始加班,有难同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猜对了yeah不仅身份不简单而且两家母亲还认识,掉马指日可待!等等重点不是掉马,重点是假戏真做!不过肖妈妈看上去好严厉的样子,噫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宴会真是事儿多,任务之外又发现墨利诺厄(这名字真难记),不过韩张掉马喜闻乐见,两个人完全没想到对方就是自己要等到人,硬生生在显眼的大马路上徒然等待,结果心脏二人组连带沐橙都在看戏。

       然后我……嗯?怎么突然没了?太太你暂时不更就算了,你为什么要停在这种吊人胃口的地方QAQ那我最后猜一下,尖叫的少女就是杰希之前碰到的那个,好了坐等后续,打脸我也很期待啊!

        挪过来 @言九啾的糖果树🍭


当看《我生何处》的时候,我在想些什么

算不上评论,内容如标题。 @小生阿洛。


贪官

        开头月白风清,月下遥见人影,深夜寂寂,剑圣无声无息,场面仿佛就在眼前。以少天的嫉恶如仇,看见文州的举动定然会先入为主,于是故事在悬念和疑惑中展开。舍身挡剑定然出乎文州的意料,细想却也符合少天的性格。虽然刚刚认识不久,却听从了他的话。他有自己的原则,即使这架太过憋屈。文州也是无奈的,一介书生如何比得过王府权势?于是只能忍辱负重,暗中有所作为。顿悟之后是冲动,急急忙忙将一腔真心交付。按说剑圣不会这般轻易失去冷静,可他偏偏这么做了。心意仿佛被婉拒,逃跑般离开岭南,却没想到回来后听到一声晴天霹雳。原来两人早已达到牵动心肠的地步。(虽然我压根不信文州这么快就死……)虽然已经知道,但看到文州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。小卢真可爱,小少年的活力和决心兼具,让人看到未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也想心疼一下出场几句话的叶神,顺便本场最佳助攻颁给乐乐,他看上去也很有故事……


刺客

        少天愤愤不平为什么文州每次都能发现自己,当然是因为你们心有灵犀呀。看到树想到某个梗笑个不停hhh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近乎全员参与的古风设定,众人身处庙堂或江湖,都一样心忧天下,但还是感到了惊喜。纸鸢与细线的比喻实在是太好了,默契的文武合作一直是我对喻黄的印象,但纸鸢的比喻让人看出了那份深沉感情中的无奈不安,这份担忧让他们更具有平常人的真实气息。首尾呼应,给人带来寒夜里的温暖。


南巡

        两人都是一心想要顺应对方的状态,为此肯放弃自己原本的生活。这时候我就又要夸乐乐了!好主意!这样既能相伴看遍天下美景,又能查访反映民生,何乐不为?看到了五亭桥又忍不住笑出来,少天牙口真好啊哈哈哈,中途出手教训人也是活力十足。这一篇吃糖吃得心满意足ww


当时少年

        时间算不上漫长,却已经是当时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还没有从上一篇的糖走出来,看到开头顿时心中一紧。设定更改,想起自己看过这篇,也就知道了悲剧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在一百多人的生死对决中,却认定了对方的可信。或许是彼此的相似,不同于那些为了生存而生存,不择手段的人,他们即使处境艰难,也没有打破自己的底线,坚持为人。

        家族的冤屈让少天仇视一切皇亲国戚,连孩子也不曾放过。他的心早已冷了。文州一开始没有说出自己的姓,是自保,也成全了那绝无仅有的一段温情。

        最终文州是为了救少天而暴露了身份。可那位高高在上的不愧为帝王,掌握人心。以家族几代人铸就的忠烈之名相要挟,让他不得不熄了那念头。皇帝想要斩草除根,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心甘情愿挡下那一杯毒酒,不过这大概也完成了他曾经的想法。绝情的驱逐,坚定的誓言,而最后的温柔,也湮灭在了那一片冰冷寂静的黑暗之中。


已还
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看那熟稔劲儿,还以为两人是一同归隐江湖。少天觉得那对联适合,殊不知本就是文州府上。咦?这么一来文州岂不是在夸自己?后来觉得是少天在忙这朝堂内外事,文州无法相助只得暗自担心。不过已经看到他们是一路人,便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看到“雪中春定是埋在树下了吧,可草堂子怕是已经空了,月下再也没有一个同他对饮的人了”时,不禁好奇:少天是不是已经猜到了什么?小卢一语道破:“说他的也是你,护着他的还是你。”这实诚孩子,被教训了吧?不过天天就是嘴硬心软啊。等我看到那个“一品诰命夫人”的时候,差点直接在班上笑出声。这绝对是文州的主意!欺负我们天天不了解官职嘛?

       ——“何日还?”

       ——“每日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


生辰纲

        看到这个标题,我的第一反应是:吴用智取生辰纲。绝对是水浒传听多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这篇用语诙谐,像说书人一一道来。轩哥儿的名字头一遭看到这般解释,当真是被寄予厚望。向来在季后赛发力的宋晓也得了个“定海针”的称号,更体现心态之稳。不过我怎么觉得,四大名著已经出现了俩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 哈哈哈哈居然还真的用了吴用的办法,就是不知道轩哥儿和宋晓会不会上阵?那他们的文人样当心穿帮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仿佛看见了蓝溪山版的梁山好汉hhhh孙翔的反应也太可爱了!年轻人好率直的性子啊。清臣这个名字真眼熟,果然太太们都是相互认识的。杰希大大这牺牲也不容易啊,跳脚的样子和平日反差巨大。然而……清臣女侠这一手算是报复吧?王道长要想办法哄人了哟!


卖身

        轩哥儿你居然是这么唯恐天下不乱的人!我看错你了!黄少无论处境如何,都不改行侠仗义的风范啊。面对不按套路出牌的天天,喻总他,他……他居然答应了!此处应有霸道总裁表情: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.jpg

        少天也是好心肠,他本可以不管她,只是他觉得这事儿和他有关,便不能不管。柳姑娘想做回自己,愿她在接下来的日子能平安。只是可怜了轩哥儿,被坑的那叫一个惨啊,这心理阴影怕是没法消除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囊萤映雪成碧,来年执手千江。

       

黄侠客游记

         阿洛笔下的景色清幽旷远,如能亲眼得见,便无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吧这不是我的风格,换回来。看到少天每次停宿都能遇到文州,不禁想起某些山野神怪之说。不不不这分明就是尾随!(喻总 is watching you)

         当着万里美景,无论情感如何浓重都不为过。于是一切便水到渠成,顺理成章了。

  

不负山河不负君

        这个标题倒让我忆起上一篇少天所想:“此生能不负江山锦绣,便是他不负本心了。”雪山仙境,令人震撼又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听见那道声音的时候,喻文州几乎要落下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黄少天见他这副反应,不由得心底一颤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两处一照应,让我顿觉他们之前便认识。不由猜想,文州想寻找“能叫他称心如意地画上一辈子”的景,是否也是在寻找一个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然后猝不及防吞下一口大刀。每一次的重逢,每一次的离去,少天又是如何在思念中度过每一日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 也曾看过相爱的人,一人只能旁观对方陷入轮回,只是文州却误以为,自己每回见到的少天才是幻想。他们在这世间留下了那么多美景,自己却只能孤寂的等待那一晚。对饮谈天,之后便是再一次的离别。那绵延不绝的灿烂花海,竟也显得悲哀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 月明露白风清,小院花发莹莹,正三更。

  

醉生路

        这一篇也有印象。风之塬被封存的奇景,是爱人间温柔而无言的凝望。最壮烈的一举,也让活下来的人最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不太能把老去这个词与他们相联系,大约因为所见的他们都是少年的热烈。而时光一年年滑过,文州最终活成了少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人们总是善于遗忘的,比如若干年后被口口传颂的只是称号而非名字,又有多少人记得他们曾付出的一切呢?

        将瀚文送去蓝溪阁,也让他完成了最后的责任。以酒醉人,以影下酒,漫漫长空,他一人孤寂而待。

         刀剑都如梦,年少才值多情。


我生何处

        开场是暗沉的夜景,深夜落雨,天幕低垂,便知不容乐观。文州虽救了少天,然而少天也并未退让。毕竟心灰意冷,又兼私怨国仇。少年将军意气风发不知退让,以致折了一身傲骨,而他终于等到归家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然后我就被分分钟打脸了。原来一步步棋十数年前就已埋下,韬光养晦多年一朝定局。一路势如破竹,敌国已破,两人的状态处境,似乎完全掉了个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九年前的相见便让他动了心,六年相伴也未能改变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然后我再次呆住了。两位大佬,惹不起惹不起。一个利用条约达成心愿,另一个初见时的一眼便已刻入心间。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彼此却已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 王朝腐朽,不如顺势而推。即使知道了对方的举动又怎样,终究抵不过他爱他。纠缠数年,掺杂了多少人事,最终得以相守,也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
故人歌

         这篇用典颇多,但也显得朗朗上口。一跑一追,倒也有趣。少天率性而行,文州也只能慢慢追寻。一夜过后,天光大亮,便趁这时出发。最后插叙了先前的一个早晨,也交代了一下缘由,不由期待起已知晓的故人相见。


山河半壁

        想起兰亭曲水流觞,又想起暮春三月日重三,一派好春光。初见时一日暗窥,后来山间相谈,万里尺素相递。时光作墨一点一点积累情愫,却敌不过无情刀剑。我相信文州只是暂时避祸,战争结束他已向白头山下赶回。烽火已熄,他们可以慢慢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山河多少梦,英雄怎配无情。

  

蜃中楼

        叮咚!捡到一只海上漂流的剑圣!   

        茫茫海面上一座孤岛,岛上市集繁华。一看就很有问题……他在人潮人海中遇到唯一清醒的那个人,是他之幸,也是苍生之幸。其实还有疑惑,文州如何保持清醒?如何知道是条蜃龙?按说他也只是被制造出来的幻境的一部分,偏偏有着打破幻境的念头。不过这些都随着他的消逝没了答案。刚刚萌生的情意,也消散在了一片冰冷暗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有个猜想:文州会不会是为除蜃龙而来?只是失败了,此身陨灭。但信念仍在,于幻境中苦苦等待下一个外来者,等待那个能救苍生脱难之人。


雪中春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觉得酒算是阿洛文里的MVP了,雪中春的名字也不是第一次得见。

        很少见到文州动怒,一怒便无人可挡,不仅群臣沉默不敢言,连皇帝也不曾阻拦。人亡剑封,而今日剑已出鞘,是否人也将归来?

        发现文州凡为相,皆是右相,是因为古人尊右卑左吗?夜色掩盖下惊天动地的一战,像极了少天的风格。他本为剑圣,却将一身锋芒掩于暗中,伺机而战。一次塑型的生命,换来他所冀求的朝纲整肃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打酒中来,魂在你眼底,剑在你手中,我心是雪中春,可暖你万年冰。”少天正是无时无地不在发光的人,这光冲破了文州心中的冰雪,于是神都之中迎来了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骤雨化血成碧。所幸人如初见,剑如新锋,风雨共君行。


天可度

        史官所求便是对得起手中一支狼毫。如齐国三任被杀依然忠于帝王之不光彩事实的史官之家,不畏皇权如实记录敢于评判的太史公。文州为了史官之责,将自己与爱人都书上了那一页纸。不肯放弃笔下的真相,却又不舍那人名声毁尽,唯求一死,以绝丹青笔墨。其实两个人都想维护对方,文州不愿少天非为正统的事实披露,少天不许文州背负天下百年骂名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来,文州将少天带回皇城,起先是为那两难相忘,现在看来,已是为了国家命运,朝堂安稳。瀚文的出现再解难题,深埋的爱意顺着信纸字字传达。百年之后,与君泉下泥销骨,总好过一人独活,寄人间雪满头。


长安醉

         看完一篇才恍然大悟,两位大人,就是元白吧。这么一回想,五陵年少、唐都、新乐府、江州司马,都是熟识之词。白居易的犯言直谏,元稹的心系友人,长安城中风雨飘摇,二人已是天各一方。而喻黄二人,但求不负故人,不负今夕。

        安得一顾如旧,一见心倾,一世比肩行。


子不语

        子不语,怪、力、乱、神。

         皇帝带着续命之望残害百姓,却将个烂摊子丢给手下人收拾。唯一涉及非人力量的一篇,蕴含着悲愤痛苦。只是没看懂,少天的贬谪之路又是为何?夕贬潮州路八千,蛮荒之地,怎惜残年。


至于最后两篇,让我先去哭一会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自喜剧始,至悲剧终。印象里有明媚天光,有沉寂雨夜,有少年剑客,有白衣右相。最深的是他们执着相握的情意,与无论哪个世界,都会相遇相爱的牵绊。


之前都没有看到物流,昨天发现快递突然到了好惊喜ww
这绝对是我买本子赠品最多的一次,谢谢阿洛的慷慨呀~
本子看上去超精致!阿洛辛苦啦
[抱住阿洛吧唧一口] @小生阿洛。

没想到书到得这么早,超开心ww在学校里又有书看啦!
光线好像太暗了点……
@枯木逢春雷

关于《Ashes of time》人物的一点阅读感受——繁星漫天

拖了几个月……终于趁着运动会的时候写完了,阿漓别介意QAQ @苏小漓么么哒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叶修惯于隐藏自己的情绪、自己的病痛,只有一个人时才露出寂寞与茫然,他表面平静淡然,实则重义长情。坚持自己的原则,从未改变。
        离去早有预兆,仍猝不及防。大厦将倾,根基一点点朽坏。
        苦难终会结束,生活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对叶秋,明明是双生子,却像长兄对幼弟。那毫不犹豫的一推,那佝偻着的拥抱,无不让人动容。
         叶秋对叶修,有着钦佩、羡慕,还有最初的隐隐嫉妒。人之常情,却带来无尽的后悔。在被叶修从车前推开的时候,那些小小的负面情绪就敌不过血缘亲情的维系而消失。记忆因恐惧而支离破碎,可事实却不会有半分改变。他或许有过自卑,想要逃避,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家。懊悔与痛苦使他抑郁,用军旅生活来填充、麻痹内心,用信仰掩盖执拗。但最终发现,每个人都是这个家中,不可缺少的一份子,皆因血浓于水的亲情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认为苏沐秋是真正的天才,沐秋也认为他是云间投下的阳光。一一道来的沐秋的经历,真实又心酸。在生活中沉浮挣扎的他,灵魂深处还依旧存留着风骨,平和又充满希望。在叶修的帮忙之下,这些品质重新变得鲜活。两人几乎完全相反的人生轨迹在十五岁那年重合,一同向着名为荣耀的未来蜿蜒而去。游戏让沐秋充分挖掘了才华,也提供给他生活所需。所以尽管他对于荣耀有着求生的目的,热爱却并未因此而减少一分。他们是挚友,如此相似,都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,都是用一己之力对抗宿命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幼年的重大变故,若是没有足够的呵护慰藉,常常会催生负面情绪,不时缠绕心灵。但沐秋从未让那些绊住自己的脚步。他相信美好,相信希望。罗曼·罗兰说:“这世间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沐秋和叶修的时光,我在看的时候是倒着数的。“那些无微不至的照顾、柔软滚烫的感觉”,越是美好,回忆起来就越痛。所有人都期待着神枪与战法在职业联赛的舞台上大放异彩,孰料飞来横祸,让这一切化为泡影,连句告别都来不及。对于沐秋印象最深的就是终章里“仿佛另有一个灵魂,气吞日月,永不服输。”依稀看到他张扬坚定的样子,仍旧是那个说出“只不过是从头再来”的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平和温柔,是最打动人的地方。少年意气风发,希望永不泯灭。就算光源冷寂,生命衰败,依然有微光无声燃烧,静谧又温暖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车祸仿佛是叶修生命中的劫,曾经夺去了他的健康,后来又带走了他的挚友。“不怨天,不尤人,下学而上达。 ”他从不怨天尤人,可命运如此不公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很多人,都经历过或大或小的苦难灾祸。生命脆弱,但也顽强,我们要做的,是跨过一道道难关,骄傲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叶秋是嫉妒过沐橙、嫉妒过苏家兄妹的。明明是自己的哥哥,却在千里之外照顾她十多年,独自一人,无怨无悔。
        曾经被两位兄长无微不至照顾着的小姑娘长大了,现在反过来为他分忧了。为了他放弃学业,接受数不清的商业安排,也敢于威胁逼迫他的人。虽然因一次失误就被冠上“花瓶”的称号,她也不在意,只是默默地支援着队伍,强势又稳定。

       荣耀路上并肩的对手与朋友,他们都是为了他能好,尽管明里暗里表示,却不曾有过违逆他心意的举动。
       从月明星稀到繁星满天,选手更迭,荣耀永恒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是因自己的喜好还是怎的,总觉得对于喻队的描写相比要多些。或许是因为他天生存憾,比其他大神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       蓝雨队长没有常见的少年恣意,荣耀之路仍由一叶之秋领着踏上。这也从侧面印证,斗神在荣耀中的痕迹有多深,又有多不可替代。
       他的倔强,像从前的叶修和叶秋。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独自研究、训练,一点点沉积成深不可测。突破不了天生的桎梏,那就把其他方面做到最好。少年意气难得窥见,永远淡然沉稳的蓝雨队长,不卑不亢,厚积薄发,带领着联盟中包容性最强的队伍一路前进。也是他曾无数次注视过的、第三赛季的嘉世的模样:“能够包容一切选手缺陷,一个人出了错、便有人迅速补位,仿佛永远不会有人被放弃。”一个队伍最为巅峰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联盟中最无法复制的成功,这么多年也仅有一例。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他认清自己就是自己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     王杰希,强势撞破了新人墙的微草小队长,当的起“惊才绝艳” 四个字,也曾是心绪不稳的少年。华丽莫测无法敌过嘉世的战术奇诡,战后撞见了遗世独立的嘉世队长,多年后认识到他的从容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刘皓一开始,是颇有颜色、讨人喜欢的小孩儿,乖巧又贴心。他太渴求认可,把自己的价值寄托于他人,不甘最终化为怨恨爆发,变为跗骨之蛆,动手逼走了自己曾经无比崇敬的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 笔下的人物往往是内心的折射。阿漓的描写详略有致,大段篇幅讲述原著之外的故事,对于原著内容则轻轻巧巧带过。庞大而条理分明的讲述,构筑出一个完整的世界。我们无缘置身其中,却有幸窥见他们的荣耀。

晚自习和同桌分享了两句诗:“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”,然后她就开始写了……据说是歌词,但我觉得,不太好唱hhh
假装@同桌

一张图概括(指向右上角的钥匙扣)
感觉自己等了好久虽然实际上只有两天
包装很妥帖,胶带粘着书就不会在盒子里乱晃啦,还有两层带泡泡的保护膜(并不知道它叫什么)。一打开就看到钥匙扣超开心!决定把有太太笔迹的明信片珍藏起来ww
@三月不识

真实与虚幻的交织——给《真实如海》的长评

        最后几天因为考试错过了更新……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结局伐开心,不过一口气看下来的感觉也很爽√(等等我不是在说阿雷太太更得太慢)(咦怎么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)
         其实一开始看到灵异向我是拒绝的,因为我这个人胆子真的很小[躲]不过开头好像不恐怖我就点开了,然后一头扎进了坑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开头的描写实在太过真实,无论是周围的环境,还是少天那种与常人无异的生活状态和烦恼,使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、偶尔为生活发愁但常常朝气蓬勃的年轻人。现在回头看觉得描写方面隐隐透出了各自的立场(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),比如时见面时喻总和王杰希(为什么只有他是全名?)的态度,看房时街坊邻居的窃窃私语(不过这些人应该都是少天招来的孤魂野鬼,不认识他吗?),以及少天记忆的模糊不清(大概也只有他这个性格才会不去深究)。不过太太似乎一直在着力渲染少天的真实、喻总的诡异和王队的不同寻常之处(可能因为他怎么看都一本正经的,实在不像非人类),误导太大了,以至于最后的反转尽管有了铺垫依旧震撼不已,这大概就是太太的笔力吧。
        中间关于实验室和学长的描写在后来得到照应,两人之间的对话也明了意义,现在看来却充满苦涩,他们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回忆的呢。在法阵里的冒险紧张感十足,节奏快得难以思考,几乎在高潮之时戛然而止,文州就是有镇定人心的力量呢。但是只有他受伤,大概因为他是人类?在医院里那次也是愈发诡异,一系列灵异事件却不知意义何在,还有两个人的暗中相斗。
        兜兜转转这两个人还是谈起了恋爱……一想到迟到了十年一方亦非人就好悲伤,即使这样也只是让那份爱情的温柔深切积累得更加深重,过了多久都会温暖如初。喻黄就是甜甜甜!最后的结局如愿是happy ending,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。
  
        喻总的小说家身份虽然只是幌子,但我觉得他的小说一定很好看√毕竟本人思维严密又有丰富的经历。我觉得他这个大夏天还喝热饮的爱好有点奇怪……可能是个人习惯?说起来微草这种业务居然网店还能开的下去……又不倒闭又不出名真是神奇2333话说微草众人的出现更增添了生活气息呢,不过英杰还是小天使许斌磨王不改而刘小别怕是见了黄少就想怼人,看他们说话也挺好玩的hhh虽然法阵加持下王杰希家里简直诡异到了极点,但是想想原来的断壁残垣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去。小小声表示超喜欢两个人的相斗,层出不穷非常精彩!
       小卢还是那么活力四射hhh但是踏入法阵那一段有点奇怪,是因为差点入轮回忘记了还是牢记不能暴露身份才无法对抗? 后来莫名的消失好担心……少天不断的寻找都是无用功,这个世界上好像从来没有过他的存在,那一瞬间心里是不是会难以抑制地慌张?
        少天的反差让人心惊,平时普普通通有恐惧有同情心,妖刀状态下却能将那只猫对待至此,血红的眼睛怎么看都不像善类,也难怪周围的大师屡屡折戟而回。他的死因却是让人动容的,早早发现的他本可以直接逃离,为了周围的住户一扇扇敲门,最终丧生在无路可退的屋顶。那是他的善良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喻总的经历那里超感动……太太的设定太符合人物形象了,温柔又深沉的暗恋,放弃先前的一切拜入蓝雨,花费十年布下严密的局。那是他人生的转折点,起得突兀但进行严谨,是他一贯步步为营的风格。对术法的刻苦钻研,对蓝雨的尽心尽力,起因带有目的却无法指责,因为他如今的情感是真实的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建筑公司的利益竞争带有现实的无可奈何和残酷性,但喻总为了少天对微草的让步更让人感动,蓝雨永远是一个充满温暖的家庭,包容着所有带有缺点的生命。非常喜欢他们出场那一部分!节奏分明快意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 太太对于环境的描写能看出比之前把握得更加适当,并不是一味地细致。笔墨更加精炼,没有什么浪费。各种细节往往是铺垫,巧妙有趣。《真实如海》给我的感觉就是每章都信息量巨大……足够慢慢咀嚼琢磨。谢谢太太带来这么精彩的文!非常期待接下来的故事哟(●'◡'●)ノ❤
PS:悄咪咪打个tag希望太太不要介意

作个死
预测一下明年作文
……然而我还是不会写

老师十六岁那年也曾经想过,以后要当一个好老师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和课代表在窗边谈心的语文老师飘来的一句话